性、暴力和无处安放的少年荷尔蒙:透视TFBOYS、杨幂和鹿晗的“黑粉群”

“土包子”、“窝囊废”、“垃圾”、“丑X” ……  一个由十几岁青少年组成的QQ群里,类似这样的词语频繁出现。很难想象,这些话并非因为现实中的争执或矛盾导致,仅仅是因为对于某个明星的看法不同,就能让一群首次在网上相遇的青少年刚一开口,就互相问候家人。

他们的辱骂对象,是网络和电视上红极一时的偶像明星,还包括喜欢和维护这些偶像的同龄人。这些骂人的人,和明星的普通粉丝们一样,因为共同的好恶,不约而同地走到一起,形成大大小小的团体。他们,就是明星们的“黑粉”。

2018年6月17日,女星杨幂工作室发布消息:正式展开对数名微博和豆瓣杨幂“黑粉”的起诉。声明称这些针对杨幂的个人攻击是“有预谋、有组织的行为,黑粉们不仅在网络上造谣生事,更将恶毒语言上升至杨幂的家人,由于网络暴力已严重影响到杨幂本人的生活,忍无可忍”。

然而对于“黑粉”的行为而言,其背后的文化现象远比“有组织和有预谋”要复杂多态。

“为黑而黑”:只是想找个明星骂着玩

TFBOYS、蔡依林、迪丽热巴、鹿晗……绝大多数当红明星都拥有自己的职业黑粉。这些黑粉在明星贴吧、微博等社交平台找到彼此,由此聚集到一起,最终沉淀于微信、QQ群等聊天工具。黑粉群的一个特点是青少年为主,鹿晗、TFBOYS 等年轻偶像的粉丝以青少年为主,他们的黑粉群里,00后成员占比也大多在70%以上。

而另一个特点,则是无休止的辱骂、争吵和退群。

黑粉群里的“高光时刻”,是明星粉丝们有组织的“进攻”。群主往往不限制来吵架的明星粉丝进群,粉丝们往往同进同退,每次十几人,有的讲理,有的对骂,吵过之后再一同退群。每当一批新人一起加入“黑粉群”,黑粉们就会开始辱骂明星、发出侮辱明星的表情包。如果有新人忍耐不住开始质问黑粉为什么骂人,辱骂的对象就会马上从明星变成这位新人和他的家人。从QQ资料来看,不少黑粉的年轻都在十三四岁,但他们辱骂用到的词汇,却有不少都与性和暴力相关。

“战争”往往只会持续十几分钟,当兴奋的黑粉们纷纷开始使用侮辱明星的表情包刷屏,粉丝们抵挡不住,就会集体退群。

而当争吵进行到白热化阶段时,一些“忍辱负重”长期潜伏在黑粉群里的粉丝也会及时拉新粉丝进入“反黑群”,共同商量攻击对策,准备联合起来进行下一轮进攻。有时误拉了黑粉,“反黑群”里也会展开新一轮骂战。

明星粉丝洛央告诉PingWest品玩:她最开始是在一个粉丝群里看到召集粉丝一起去骂黑粉的信息:“我看了那个群友发的截图挺生气,想过来跟他们讲道理。可是他们根本不听,就一群人一起骂我妈妈、家里人。讲道理没用的,看到有人退群了,我就跟着也一起退了。”

“反黑”粉丝群被黑粉袭击

而对骂的另一方黑粉,却大多只愿意在群里和其他人交流,不远和其他黑粉在私下里交流。在和黑粉的 qq 私聊中,无论我和他们说什么,引来的几乎都是一通不成句子的乱骂。

黑粉的日常对话

和粉丝相比,黑粉之间相互交流并不多。一些以女性为主的黑粉群,偶尔会讨论其他明星或娱乐八卦。而在男性为主的黑粉群里,虽然群里隔一会儿就能刷出几十条留言,但其中大多数是表情包、脏话、有色情含义的图片,实质性的对话内容几乎没有。

曾经有黑粉在群里发出自己的作业题,希望群里的其他人帮忙解答,有两三人参与了解答,而更多的黑粉选择了辱骂并刷表情包中断题目讨论。几人之后在群里再没说话,对我私下的询问也选择了沉默不回答。

更不用说那些在黑粉群里劝阻黑粉骂人的人。他们往往在群里待不了多久就会因为受不了群里的言论主动退群。

事实上,这些黑粉们似乎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单纯想要找个明星来骂一骂。几乎所有明星黑粉群里,黑粉们辱骂的言论都十分类似:男明星是娘、土,女明星则是整容、丑、“这么红一定是被潜规则了”。在我潜入的一个 TFBOYS 黑粉群里,曾经有人在里面发出了一个鹿晗黑粉群的群号。两个群成员重合度很高,对不同的明星和粉丝,他们照骂不误,骂的词汇也都差不多。

“因爱而黑”:互联网亚文化奇观

事实上,并非所有黑粉都是讨厌或想要辱骂某个明星的人。一些“黑粉”所谓的黑,最开始只是想开个玩笑。

“朱碧石”是罗志祥在《极限挑战》第二季第 5 期中反串饰演的一个女性角色的名字。朱碧石谐音“猪碧池”,一身红衣,是位蛇蝎美人。节目播出后迅速成了网红,不仅上了微博热搜,还有很多厂商争相找到罗志祥,想让他以朱碧石的身份为产品做广告。

朱碧石和罗志祥

罗志祥在接受采访时曾经笑称不想朱碧石比他火,同时也以朱碧石的身份发行了个人单曲《你干嘛》,还拍摄了 MV。在去年东方卫视的跨年晚会上,罗志祥通过全息投影技术和朱碧石同台表演,“两人”还在台上互相调侃:“我的心里已经有(孙)红雷哥了,不要这样看人家~”

一些粉丝也因此开始“黑”罗志祥和朱碧石,当晚,每条报道朱碧石与罗志祥同台表演的微博下,评论都在“一本正经”地争论是谁在蹭谁的热度。

正在读高中的 00 后网友慕晞是汪东城、罗志祥和王俊凯的粉丝,她告诉 PingWest 品玩:“罗志祥塑造过很多角色,他主持台湾综艺的时候也衍生出许多角色。在我们罗家军里,本来小撕一下角色是很常见的事情,大家都挺开心的,但那次和朱碧石撕得太严重了。一开始大家的评论还挺有爱的,后来有个别几个人出言不逊,气氛就有点紧张了。当时路人都看懵了,不是同一个人吗?”

慕晞本身也曾经是王俊凯的“黑粉”,后来“路人转黑转粉”了,她最初“黑”TFBOYS 的原因是被脑残粉骚扰:“我是在 TFBOYS 被全网黑的时候(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的时候)知道他们的,他们第一次上《快乐大本营》时就觉得王俊凯很有眼缘。但那之后碰见了几次脑残粉,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都对他们很反感,不会特地去踩他们,但看见他们被黑的时候心里会默默跟风黑一下。”

之后随着 TFBOYS 作品的增加,慕晞说自己“长大了也想通了,粉丝做的孽为什么要上升到爱豆呢”,随着《青云志》的播出,她又开始关注 TFBOYS 的信息,也在今年年初开始成为王俊凯的粉丝。

TFBOYS客串《青云志》

除了开玩笑和脑残粉攻击,黑粉产生的另一个原因是明星之间的关系。一些明星之间的竞争、炒作乃至感情关系都可能导致他们被其他明星的粉丝“黑”。

一个典型案例是蔡依林。一方面蔡依林人缘不错,她将罗志祥称为“黑粉知己”。两人经常在社交网络和综艺节目上“互黑”,但私下其实是很好的朋友,两家的粉丝关系也很不错,还成立了有十年历史的“国王公主黑粉联盟”另一方面,部分滨崎步和周杰伦等明星的粉丝对蔡依林十分反感,滨崎步粉丝认为蔡依林的《看我 72 变》抄袭了滨崎步《RAINBOW》专辑封面,周杰伦曾和蔡依林有过绯闻纠葛,二人相传分手后,部分周杰伦粉丝也成了蔡依林的黑粉。

知乎网友红尘初妆从 2004 年开始喜欢周杰伦,2010 年开始喜欢蔡依林,她告诉 PingWest 品玩:“大部分老粉都是粉双 J 的,但现在的情况是,周粉和蔡粉形同水火,双 J 粉被喻为邪教,夹缝求生,经常被双方粉丝攻击,也很艰难。”

而这些黑粉所发明的“淋语”,如今已经成为互联网上“春哥文化”之后的又一个明星亚文化产品,引发不少“不明真相”的网友模仿使用。从爱一个明星到黑一个明星再黑成一种文化,似乎也成了一种新的互联网文化奇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吾爱网 » 性、暴力和无处安放的少年荷尔蒙:透视TFBOYS、杨幂和鹿晗的“黑粉群”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