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的孤独进行时

阿里巴巴一直都很孤独。

19年前,中国互联网公司都在做门户,只有阿里巴巴在给中小卖家搭建交易网络,被同行嘲笑没技术含量,是“鼠标+水泥”的脏活儿。

15年前,互联网泡沫劫后余生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大多盯住了短信和彩铃,阿里巴巴开始做淘宝,进而又推出支付宝,让普通人把东西卖给普通人,也不被看好。

11年前,阿里巴巴B2B业务在香港上市,波澜不惊,股价不好看,也没什么人关注。那会儿中国互联网界普遍高举“web2.0”的伟大旗帜,都等着围观腾讯和百度怎么围绕着这面旗帜争个圣杯的输赢,人人网和开心网红得发紫,360和迅雷被众星捧月。

8年前的3Q大战,卷进去了腾讯、360和整个金山系。7年前的搜索新战场让百度和360正式全面交恶——而阿里巴巴,一直在众声喧哗之侧。

创办伊始的阿里巴巴,在马云的湖畔花园16幢1单元202室开会

可以说,直到2011年,在中国互联网业界大部分骨灰级人士的心中,阿里巴巴都是一个特殊而且挺别扭的存在,你不能忽略它的地位,但它偏安杭州,做的事儿跟大家不一样,气质也跟大家不一样,创始人长得也跟大家不太一样,喜欢论剑谈道,天马行空,不喜欢谈技术和产品,互联网精英们看不懂,也聊不来。

直到2012年“BAT”称谓横空出世,很多中国互联网界的头面人物才终于不得不承认:一路做中小卖家网站、电商和支付起家的阿里巴巴,不仅成了寡头之一,而且你绕不过去,不得不面对,不得不讨论,不得不研究。

但是,阿里巴巴还是很孤独。它想把支付宝从VIE框架中剥离出来,跟雅虎交恶,中国互联网界一边倒地指责阿里巴巴缺乏“契约精神“。

3Q大战之后,腾讯凭微信再度获得中国互联网从用户到舆论场上的支配性地位,2013年上半年,借着春节红包和网约车,微信支付一举拿下了支付宝的大量用户,大多数互联网从业者都觉得阿里遭遇重大挫败,逐渐无法与腾讯抗衡,因为它太虚,不重视产品体验,咎由自取。

2013年底,阿里巴巴推出“合伙人制度”,因为“同股不同权”的制度设计与香港交易所发生龃龉,大多数对Google、Facebook甚至百度采取“同股不同权”体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并无异议的中国互联网业内人士,批评阿里巴巴损害了投资者利益。

2014年之后,以战略投资京东为标志,腾讯投资了阿里巴巴的几乎所有对手,并在2015年把美团“策反”成阿里最坚定的敌人。

业界流行的看法是:腾讯得道,所以多助;阿里失道,所以寡助——将这个看法诠释到极致的,是2017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的那场著名饭局:以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同志为核心,腾讯的朋友、也就是阿里的敌人们坐在了一起——这是中国互联网的大半壁江山。而马云形单影只,不在任何饭局的名单上。

2017年乌镇峰会期间著名的一场饭局,团结了中国互联网的大半壁江山,没有马云

现在,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宣布要退休了,这种孤独感更是被舆论推到了极致:“树大招风”、“他怕了”、“民营经济的危险信号”……

一个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成了整个民营经济的公共舆论风向标,也成了中国互联网界的异数,既是高处不胜寒,也是置于炉火炙烤。

阿里巴巴被误读的命运,几乎是注定的。普罗大众对阿里巴巴的和“马爸爸”的成功学想象是一种误读,知识界和商界对阿里巴巴“民营企业风向标”的定义是一种误读,而更深的误读,来自阿里巴巴的所在的行业——中国互联网业界对阿里从本能疏离,到被动重视,再到集体质疑,进而到现在的沉默接受,就是因为对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来说,阿里巴巴一直是非我族类的“他者”。

随着中国互联网秩序的另一极腾讯在2018年面临的阶段性困境,可能会有更多人试图尝试理解和接近阿里巴巴这个“他者”,但是阿里巴巴的孤独将是持久的——在中国互联网公司的20年历史上,只有阿里巴巴是“碰巧成为了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存在,这也是阿里巴巴一系列孤独的根源。

1 2 3 4 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吾爱网 » 阿里巴巴的孤独进行时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