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英中国五岁,它想成为你职场“升级打怪”的职业指南

怎么提升自己,怎么跳槽和升职加薪。

从职场社交到职场招聘+职场社交+职场内容社区,领英中国的战略正在发生一些转变。

“中国的职场人需要什么?”领英中国总裁陆坚在开始介绍领英中国2.0战略的时候先抛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在他看来,职业社交并没有占据中国职场人需求里很高的位置——中国用户需要社交,但职业社交已经被超级app满足。找工作和自我提升反而在中国职场人的需求里面排名最高——领英中国和移动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2019中国白领从业者职业发展趋势及需求分析报告》也显示,有近一半的用户希望能够更早做职业规划、主动寻找职业指导。另外在职业学习方面,中国职场人也有非常强的意愿。

于是,领英中国2.0战略应运而生。

领英中国今年五岁,它想告诉你如何在职场“升级打怪”。

“升级打怪攻略”

女子刀法创始人Doris Ke一共换过四份工作,全部都是在领英上完成。领英不是一个传统的招聘网站——但Doris Ke通过领英大量建立目标公司的职场网络关系,在个人主页分享她在职场中的经验故事,渐渐形成了她个人职场IP——她从留学最终加入了心仪的跨国公司,然后经由跨国公司被挖到了支付宝,最后回国创业。她说,“领英就像是一个能帮你介绍朋友的中间人。”

领英中国或许正是以Doris Ke为蓝本,宣布领英中国2.0战略由此前的偏向社交转向一站式的职业发展平台。

“我们想为中国职场人在职业发展的每一个阶段都提供价值,陪伴他们成长的每一步。”陆坚在发布会上说。

领英中国依托于拥有海量数据、领英社交网络的全球布局等优势发布了领英中国的2.0战略——在产品层面,领英的目标是打造一个一站式职业发展平台;在竞争层面,领英中国要最大化地利用领英的全球平台和海量数据的优势;在合作策略上,领英中国不应该是“单打独斗”的局面,而是要和所有的合作伙伴一起,共建一个职场生态系统。

如今,任何人在领英app上都可以感受到这些变化——领英可以帮助用户找工作,并提供相关的内容社区指导。

某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王薇就是其中的代表。领英提供的资料显示,行业下行和职业瓶颈的双重挑战让她迫切需要了解行业的相关信息,包括职业发展前景和方向、从业人员相关技能等,这是跳槽第一步的关键。

现在她只需要登录领英手机客户端,从职业页面就可以找到“职业指南”入口,这个入口罗列了产品经理从业者的基本情况,比如级别分布中,有16.11%为高级职员,而从高级职员升至经理,一般需要2.7年的时间;一旦升至产品总监,则将拿到平均76万的年薪。同时这个功能提供职业转行的可能性,点击“入行前”和“转行后”标签,她可以直观地看到产品经理从业者在入行前或转行后所从事职业的详细分析,例如他们入行前多从事项目管理,而转行后更青睐市场营销。

据PingWest品玩查询后发现,领英“职业指南”初步为中国职场最受欢迎的八个主流职业开辟了“前世今生”的分析渠道,包括软件开发、项目管理、销售、运营、市场营销、创意设计、产品经理及数据分析。

在了解自身所处阶段和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后,跳槽则是第二步。王薇只需通过点击领英客户端“职业”按钮,选择“职位推荐”下的更改偏好,修改了自己的求职意向,并同时开启了“隐身求职”功能,就可以主动向企业HR和猎头释放跳槽信号。而在领英推送的职业机会中发现了一些感兴趣的机会,可以直接通过“直聊”功能与HR实时沟通。

后续,领英的“职场问答”、“行业精选”等功能也将为求职者提供了充足的关键信息。通过“职场问答”,能够看到目标公司的相关人士以及行业专业人士的回答建议,最终让用户做出正确的选择。

据PingWest品玩不完全统计,目前领英app已经加入了诸如职业指南、薪资洞察、职场问答、职业导师和职场必修课等内容社区的功能。

“大家可以感受到,领英做一站式职业发展平台有价值,不是因为我们单纯地把所有功能集合在一起,而是因为领英的全球职业社交网络赋予我们的优势。”陆坚说。

“不是脉脉”

如今的领英中国2.0,更像是一个集招聘、职场社交以及内容社区的集合体。

谈到职场社交和内容社区,其实最先想到的另外一个应用是脉脉。陆坚则认为,领英的竞品不是脉脉也不是其他各路招聘平台。

脉脉以匿名社区出名,领英则以实名的档案为标志,这是陆坚认为领英和脉脉最大的不同。“职场上实名会更加可信。如果你想去找一个导师,你不会想要找一个匿名的人。”

陆坚对PingWest品玩说,脉脉更像是一个偏重于内容交互的平台,内容更加高频互动,而职业发展里,不管是找工作、职业导师或者技能测评,都不是很高频的互动。“所以当一个公司追求高频,它和领英这样的公司就非常不同。”

脉脉的收入大部分来自于广告,广告收入又是因为有内容,更类似于今日头条的模式。而领英大部分的收入来自于B2B业务。“所以这两个公司非常不一样,不管脉脉怎么说打败领英,业务模式都不一样,谈何打败?”

从整体来看,陆坚还没有看到直接跟领英对标的公司,比如脉脉的模式实际上跟领英很不一样;从招聘行业来看,比如前程无忧、智联招聘、猎聘、BOSS直聘之类,它们和领英之间的交集也不是特别多。

陆坚认为领英平台上的工作机会或者说领英会员追求的工作机会与这些平台相比可能更偏高端,比如智联招聘上有海量工作机会,但高薪的机会可能占比不高,不同公司覆盖不太一样的范围。“当然从领英中国来说,我们并不满足于现在的覆盖用户,也会想与更多中国的职场人交流,可能不是跨国范的或者是精英的,也会下沉,与更多中国职场人产生交集。”

以领英中国2.0告别“单打独斗”,实行更开放的战略来看,陆坚更愿意把这些公司看做是合作伙伴。“领英可能需要这些平台上的工作机会,而在这些公司的平台上可能欠缺高端的候选人,大家有互补优势,所以这些公司不一定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反而是潜在的合作伙伴,不排除未来可能会跟他们合作。”

从内容社区回归职业社交?

职场社交最大的不同的是,用户建立社交关系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因为这一切都是真实实名的状态下发生的。

王薇的“跳槽找工作”的案例似乎更接地气,但Doris Ke把领英全球平台比作一个去中心化的流量池,将她自己的奋斗描述为一个“升级打怪”的过程——任何普通用户都可以在流量池里建立职场网络关系,实名参与到全球职场社交网络中,最终发现宝藏。

现在,领英中国2.0一站式职业发展平台更像是一个内容社区——而非简单的招聘和职业工具。

Doris Ke是一个通过领英建立了网络关系,提升了职场价值,实现了个人逆袭的典型案例。在领英中国2.0里,她是典型用户,但以社区平台来看,她是KOL和网红。

领英中国以前更像是工具,现在更像是内容社区。

陆坚把领英上的KOL叫做COL(Community Opinion Leader),他曾经有一个老朋友是教师,此前在亚马逊上卖书,现在在领英上成了COL,拥有200多万粉丝,很多中国活动会请他出席。“这样看,领英是可以培养出’网红’的。”

以“网红”数据做衡量,他认为,领英上的赞更具价值,它会具有更强的相关性。“我是能够看到是谁给我赞,这些点赞人的背景领域是什么,所以他们之间的相关性就会更高。”

不管是此前的工具属性,还是如今领英中国2.0战略的职场招聘+职场社交+职场内容社区的多维度属性,似乎都是为了回到职业社交上去。

领英提到它的优势在于全球化的职场数据以及通过背后的AI技术能力建立的精英知识图谱。不过,陆坚也坦言在中国做职业社交存在不少难点——中国社交平台已经不分职业社交和非职业社交。比如,很多的猎头首先在领英上面先联系了一个候选人,后续的联系可能就跑到微信上去了。

在国外,领英基本上没有关于太多个人的信息,而在Facebook上比较多,但是在中国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在微信上。“社交网络是一个网络效应,当你所有的联系人都在这个平台时,你所有的社交活动不管是职业还是非职业,其实都发生在上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吾爱网 » 领英中国五岁,它想成为你职场“升级打怪”的职业指南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